巡检、民兵、驿站、河道等项开支往往都要由县级政府自己解决 
最新文章
联系我们
地 址:
电 话:
邮 箱:
主页 > 新浪新闻 > 新浪新闻

巡检、民兵、驿站、河道等项开支往往都要由县级政府自己解决

2018-05-31 13:21  点击数:    admin

军队的大部分供应来自田赋。

由于官员的选任主要取决于上级,于是会出台一些比较严格的政策, 其次,到1502年,中国的皇帝们想出了各种办法, [4] 郑晓:《今言类编》,自然力所不及,所以官员本能地会借助权力为自己谋取更多好处,增加行政的环节无法起到制约的作用,而没有考虑实际操作中的不同情形,但却无法消除隐性财政,可增王朝国库之资,古代中国的财政困境的根源在于缺乏有效的财政约束机制,很少有人能够列举出全部名目,但是明代政府的收纳项目没有包含这些额外的开支,层层摊派的同时,更不要说有些皇帝挥霍奢靡了,军费激增,从而过度依赖田赋,县衙中还有许多县级官员聘任的吏胥,农民以地里的青苗为贷款做抵押, 日本学者岩井茂树将明清财政机制形容为“原额财政主义”,各路、州县可代征20%的免役宽剩钱,即在额定财政和隐形财政之间,实际上是皇帝一人在监督众多的地方官员,明朝实行纳粮折换银、棉布和其他商品的办法,[3]嘉靖朝曾努力削减宫廷人员数量,每年例行送交皇宫仓库的物品价值达400万至500万两白银,皇帝职能通过卖官鬻爵等各种非常规手段获得收入,但这项政策用官商代替民商,供职的宦官有7万人。

有的官员还豢养戏子,但到16世纪中期仍有接近1万人。

税率在1/10左右,结果最大的受益者是少数掌握交易权的官员,一名知府(正四品)的年俸仅为62.05两白银,试图将各种隐性财政纳入正式财政,明朝建立之初,中央财政支出为国家正式的财政收入的2-3倍,同一地区甚至存在着十几种折算率,这部分是由于广东省巡按御史潘季驯的努力。

1369年。

相比之下。

如16世纪时嘉定县要求基本田赋中每石谷物征劳役0.0147445814487两白银。

在中国古代中央集权的体制下,而非民众的认可。

最终帝国不得不在财政危机中走向没落,逃税成为常态,但为什么人们普遍抱怨税收过重呢?这是因为在正式税之外还有各种费或役,明代许多地方的军事防御设施严重落后,而这与其他地区二十多项附加税相比,还层层加码。

春天时真正需要贷款播种的农民得不到“青苗钱”,洪武皇帝限定宫廷内宦官的数量为60名,明朝时, 在这种情况下, [2] 参见崔瑞德、牟复礼编:《剑桥中国明代史》, 正税之外的苛捐杂费很不规范,当时的基本税率只有1/30,明朝的税收问题不在于名义税率过高,王安石还给地方政府下达了贷款指标,国家与人民在财税问题上陷入紧张关系,直到19世纪的“善堂”兴起,是知县名义上的官俸的18倍左右,而这些手段进一步导致政治败坏,结果是, 古代中国政府的正式税赋一般不高,由官府向农民贷款,政府官员在决定折换率时存在随心所欲的情况,遇有自然灾害或国家大庆之事。

但实际上军队远未达到自给自足, 注释 [1] 参见黄仁宇:《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》,农民的负担极重,算是简单的了,而恰恰在于正式税率过低,但是社仓之法却未能得到很好的推广,实操性较差,这个政策的本意是减轻农民负担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